【闽西籍开国将军】善于搏杀的东北野战军“五虎”“旋风部队”参谋长

来源:摆脱中奖游戏视频2017-08-18 09:53 字号:

辽沈战役期间,王全珍任东北野战军三纵七师参谋长。三纵是东北野战军 “五虎”之一。因能攻善守,动如雷霆,疾如旋风,被国民党称为“旋风部队”。三纵七师又是“旋风部队”三大主力之首。王全珍指挥该部打过许多大仗、恶仗、硬仗,与国民党军几经搏杀之后,把国民党军逼到长春、沈阳、锦州等几个孤立据点,垂死挣扎。

1946年12月17日,国民党东北保安副司令长官郑洞国指挥6个师首犯临江。由辉南、柳河、恒仁、宽甸一线,多路向八道江、辑安、临江发起进攻,妄图先打通通辑线,完成对通辑铁路的封锁,将东北民主联军南满主力困绝于长白山。

南满军区司令员萧劲光命令四纵绕向敌后,待机合围,命三纵主力正面内线阻击敌人。三纵曾克林司令员领命后,调九师位于凉水河子、金川、老岭线实行运动防御,保障主力侧后安全;七师正面部署于四道江、五道沟、下四平、酣葱沟作第一道防御。

三纵七师火速赶到指定地点设防。为有效阻击、消灭敌人,师参谋长王全珍命令各团秘密埋伏,伺机出击。时值滴水成冰的隆冬时节,长白山区气温已降至零下35度,七师的不少战士还没有棉衣、棉裤、棉鞋,只好将杂草绑在脚上、身上御寒。最艰苦的要数夜晚,七师的战士们在凛冽的寒风中露宿,头、手、脚都冻僵了。为防止战士冻伤,王全珍特别交待各排、各班每隔10分钟起来活动一次,跺跺脚,搓搓手。到开饭时,从山下送上来的窝窝头都冻成了冰疙瘩,大家只好用枪托砸碎后往嘴里送。据七师的一位老战士回忆说:他们连,一位刚从南方北上不久的新战士雪夜里站岗,活活冻死在哨位上,待同志们发现时,只见他手握银枪,如冰雕一般。

久受严寒的七师战士们,盼望着早日开战。1947年1月2日,敌人终于出动了。国民党军一九五师向三纵七师阵地发起攻击。王参谋长一声令下,憋了数日的七师战士们如刚苏醒的东北虎,直扑敌人,其势锐不可挡,直打得敌人丢盔弃甲往回逃。据七师的老战士回忆,当时发生了一件今天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:由于气温实在太低,枪栓冻得拉不开,等好不容易拉开枪栓,又打不响,原来是枪的撞针也因为热涨冷缩给冻得不够长了,七师的战士们也真能想辙,冲着枪机撒泡尿,趁着热乎劲儿赶快打。七师的指战员们就是凭着这钢铁般的意志,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保临江的。此战前后19天,三纵各部大小战斗打了40多次,共歼敌1700余名。

2月3日,国民党第一九五师进至高丽城子地区。三纵七师在参谋长王全珍率领下,趁一九五师尚未完全展开之际,发动攻击,与八师、九师一块将敌一九五师三面包围,敌师见情况不妙,慌忙向西南突围,七师由王全珍带领三个团及八师两个团猛追不放,至晚10时,大部敌人被追杀,计歼敌5个营2000余人,击毙敌少将师长何士雄。此时,国民党二○七师第三团,为支援一九五师由兴京孤军深入三源浦。七师奉命回师三源浦与九师联合向敌人发起攻击,经一夜激战,全歼该团,俘敌团长以下1370多人。

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杜聿明不甘心两犯临江失败,于1947年2月,集中六十军第二十一师、五十二军第二师、新六军新二十二师等共5个师的兵力,对临江发起第三次、第四次进攻。我三纵七师参谋长王全珍率部参加了著名的配水池、胡家窝棚战斗,取得全胜,为辽西、辽沈战役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。

王全珍将军简介

王全珍,1906出生,永定区人。1928年参加农民暴动,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,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土地革命战争时期,任红一军团第二师司令部侦察通讯主任。参加了中央苏区五次反“围剿”作战和二万五千里长征。到达陕北后,参加了直罗镇战役。1937年进入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学习。

抗日战争时期,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队长兼军事教员,鲁西军区第十六团参谋长,鲁中军区第二军分区参谋处处长兼警备第三旅参谋长。解放战争时期,任东北警备第三旅参谋长,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第七师参谋长,东北野战军后勤部第五分部副部长。参加了临江、辽沈、平津、渡江等战役。

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后勤部第五分部副部长,中南军区海军后勤部部长。1954年入解放军军事学院海军系高级速成班学习。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后勤部部长,海军南海舰队副司令员。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,1961年晋升为少将。荣获二级八一勋章,二级独立自由勋章,二级解放勋章。

[责任编辑:谢津津]

推荐: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|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

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